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儿童故事 > 世界经典寓言 > 正文
老妇人和油灯(西班牙)

    塞维利亚城有一条小巷叫泊灯街,提起它的名字就使人回想起卡斯提亚国王彼得罗一世的故事。这位国王被人奉为贤明的君主,却被仇敌称为“暴君”。
    这位国王喜欢长年住在塞维利亚城。地下令把摩尔式的城堡修葺一新,扩建了富丽堂皇的宫殿。事隔几百年以后,那座神奇的花园里至今还残留着一棵弯弯扭扭的老橘树,相传是国王亲手栽种的。
    故事发生在一个漆黑的深夜,狭窄的街道上寂静无声,人们都已入睡。只有一个独自住在一间破屋里的老妇人,还没有上床睡。
    突然,街角传来了刀剑的砍击声。过后不久,听到一个人用垂死的声音叫喊:“上帝啊,饶恕我!我完啦!”
    老妇人拿起一盏油灯,走到窗前——她没有想到这会惹出许多是非。她借着微弱的灯光,看见石子路上有个男人躺倒在血泊中,旁边有个身材魁梧的骑士,右手握着把剑。灯光照到凶手的面孔上,那凶手慌忙用手遮注,不让好奇的女人认出他的面目。
    这时候老妇人有点后悔自己冒冒失失,赶紧从窗口缩了回去。不知是活该倒霉,还是手脚笨拙,那盏油灯一下子掉到街    老妇人的好奇心并没有满足,她还站在窗日偷听。不一会儿,墙脚下传来凶手离去的脚步声,膝盖间还发出一阵很熟悉的响声。

 


    根据这特殊的响声,她明白凶手就是天天晚上同一时刻在她窗下经过的那个骑士。老妇人在窗口张望过多次,知道这个人是谁。
    “圣母玛丽亚,救救我吧!”她失声惊叫起来,连连祈祷。
    第二天清晨,警官就发现了这具尸体。市长马丁·费南德立刻开始侦查,以便缉拿凶犯。
    起先人们怀疑那条街上一个犹太人和一个改信基督教的摩尔人。后来?执涤形幻烂驳姆蛉司T谏罡胍菇哟晃还罂停褪遣恢勒馕豢腿说降资撬?br />    出事现场附近的居民都说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听说,设法提供任何证词。
    这件事闹得满城风雨。许多人指责当局无能。批评矛头针对国王的司法机构,而司法机构当然应该对治安负责。这些街谈巷议终于传到了国王本人的耳朵里。
    国王不得不亲自过问这件事,他立即把市长召来。
    “有人在塞维利亚城行凶杀人,你和你的那些警官居然查不出来!查不到任何线索,怎么捉拿凶犯?人家都说我执法如山。难道能这样不了了之?”
    市长替自己辩解说:
    “陛下,凡能想到的地方我们都进行了侦查;可是恕我如实禀告:至今毫无结果;只在出事现场发现了一盏油灯,那是在一个穷老婆子小屋的墙脚下找到的。油灯肯定是她的,可这又能说明什么问题呢?” 
    “你记录了那老妇人的证词吗?”
    “已经记录在案了,陛下;她承认油灯是她的;但是一口咬定什么也不知道。”
    “你把她抓起来,带来见我。我相信在我面前她一定会提供证词的。”
    市长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出宫殿。他明白,一旦国王插手,他再不把事情调查个水落石出,就会脑袋搬家,给那神秘的凶手当替死鬼。可是要完成这个使命,时间又太紧迫。
    几小时后,市长回到了城堡。在一间摩尔式的大厅里,出现了这样的场面:
    “陛下,我把老婆子带来了。”
    老妇人从未被国王召见过,吓得浑身直打哆哼。她满脸皱纹,弯腰曲背,在身材魁伟的国王面前越发显得矮小可怜。

    这时市长问道: “你认识这盏油灯吗?”
    “认识,认识??我已经说过,这盏油灯是我的。”老妇人喃喃地说。 “你认出那杀人凶子吗?”
    “我没有看见??” “好吧,”市长继续说道,“我们有办法让你很快就招供的。” 差役们举起鞭子,恶狠艰地朝老妇人身上抽去。这时,国王开口了: “如果你知道凶手是谁,我命令你说出他的名字。在我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不用害怕。”
老妇人脸色惨白,战战兢兢,仿佛面对着神灵,不敢正眼去看国王。 她嘟哝了几句,听不清在说些什么。 “用刑??”市长给差役们下了命令。 “慢着,”国王吩咐道。“老婆子,不管凶手是谁,我最后一次命令你把他供出来。你要再不说,我就要下令处你绞刑。”
    “快说!”市长暴跳如雷。“你说??究竟是谁?” 她还是不吭声,国王又重复了一遍,市长电跟着威吓一通,差役们又走上前去。老妇人被逼得走投元路,最后鼓起了勇气,胆怯地、慢吞吞地回答说:
    “是国王陛下。” 差役们顿时吓得手足瘫软;市长张口结舌,半晌说不出话来。老天爷,这下要大祸临头了!不等国王开口,众人恨不得立刻都钻进地里去。
  可是,国王却以温和而坚定的语调打破了死一般的寂静、面对惊恐万状 的众人,他宣告说:
    “你说的是实话,应该受法律保护。” 说完,他就掏出一只装满金市的钱袋,递给老妇人,并且对她说: “拿着!彼得罗国王懂得如何奖励对他忠诚的人。” 老妇人接过钱袋,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国王又说。 “至于杀人的罪犯,他将被处决??马丁市长,你听见了吗?” 市长浑身发抖,好像给浇了一瓢冷水,从头顶直凉到脚跟。 这时又响起了国王威严从容的声音,把市长从惊惶失措中唤醒过来。国王说:
  “不过,谁也无权杀死卡斯提亚王国的君主。我命令砍下国王塑像的头, 挂在被害者遇难的街角上示众。”
  于是命令被执行了。“暴君”彼得罗一世的“脑袋”就这样在油灯街街 角上挂了好多年。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