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民间故事 > 上下五千年 > 正文
第003章 寻求永生的吉尔伽美什
  巴比伦位于底格里斯河与幼发拉底河之间,是世界人类文明最古老的发源地之一。巴比伦文化的起源可追溯到远古的苏美尔和阿卡德文明时期,苏美尔和阿卡德文化对巴比伦文化有着深远的影响,因此有许多学者认为巴比伦文化更确切地应称为苏美尔—巴比伦文化。

  巴比伦文学源远流长,是巴比伦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文学之一。而英雄史诗《吉尔伽美什》更是古巴比伦文学的代表作,是世界文学史上最古老的史诗。

  但《吉尔伽美什》长期堙灭,不为人所知。直到18世纪末期,法国人发现了带有楔形文字的泥板,才引起了欧洲学者对巴比伦文化的研究兴趣,他们相继在尼尼微等地的古代遗址中发掘出了大量的粘土泥板和残片。80多年后,楔形文字才译读成功。1872年,英国的乔治·史密斯从清理尼尼微宫殿遗址出土的泥板残片里,偶然发现了《吉尔伽美什》的第十一块泥板,即“洪水传说”部分。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努力,到20世纪20年代,《吉尔伽美什》的原文才大体齐全。全诗3000多行,由12块泥板组成。不过专家大多认为第十二块泥板是后人加上去的。目前,已被译为10多种文字,被公认为是最古老的世界文学名著。

  《吉尔伽美什》是一部神话传说和英雄故事的汇集,从基本内容来看,在公元前3000多年的苏美尔和阿卡德时期就已经初具规模。据专家鉴定,它最初的写定本可能最迟诞生在第一巴比伦王朝时期,比人所共知的荷马史诗早了1000多年;即使其最完备的编辑本,也比荷马史诗最后一次编订本早了500多年。

  史诗的情节可分为四部分。

  在第一部分里,史诗的主人公吉尔伽美什在乌卢克城实行残暴统治,他凭借权威,欺男霸女,压迫老百姓,激起了贵族和居民们的愤怒。诗中写道:

  吉尔伽美什不给做父亲的留下儿男,

  [黑夜白天]他的残暴从不收敛。

  [吉尔伽美什]是拥有环城的乌卢克的保护人?

  难道这就是[我们的]保护人?[强悍、聪颖、俊秀]。

  [吉尔伽美什]不给做母亲的留下女儿,

  [无论是]武士的闺秀,[或者是贵族的配偶]!

  于是人们祈求天上诸神拯救自己。大神阿卢卢便创造了一个半人半兽的勇士恩奇都来与吉尔伽美什对抗。恩奇都原来生活在野兽中间,与虎狼为伴。后来在神的引导下来到乌卢克城。恩奇都和吉尔伽美什经过激烈搏斗之后,不分胜负,两人惺惺相惜,结成好友。

  到了第二部分,吉尔伽美什与恩奇都结成好友之后,就放弃王位,一起浪迹天涯,为民除害。他们先后战胜了沙漠中害人的狮子,杀死了杉树林中危害人民的怪人芬巴巴,又共同杀死了残害乌卢克居民的天牛等等。

  吉尔伽美什为给人民造福,将生死置之度外。在征战芬巴巴的前夕,他勉励自己的战友恩奇都:

  “我的朋友啊,谁曾超然人世升了天?在太阳底下永[生者]只有神仙,人的[寿]数毕竟有限,人的所作所为,都不过是过眼云烟!你在此竟怕起死来,你那英武的威风为何消失不见?让我走在你前!你的嘴要喊:‘不要怕,向前!’我一旦战死,就名扬身显——‘吉尔伽美什征讨可怕的芬巴巴,战斗在沙场才把身献’,为我的子孙后代,芳名永传。”

  这些话至今听起来仍使人热血沸腾。

  但芬巴巴可“非比寻常”,“吼声就像洪水,他嘴一张就是火焰一片,吐口气人就死掉。”吉尔伽美什毫不畏惧,终于在天神舍马什的帮助下打死了芬巴巴。

  诗中这样描写:

  天神舍马什听了吉尔伽美什的祷告,

  便朝芬巴巴卷起强有力的风暴。

  大风,北风,[南风,旋风],

  暴风雨的风,冰冻的风,卷起怒涛的风,

  热风,八种风朝着他刮起,

  直冲着[芬巴巴]的眼睛打去。

  他既不能前进,又不能退却,

  于是芬巴巴只好投降。

  ……

  但是,恩奇都对[吉尔伽美什]说:

  不要听芬巴巴[所说的]话,

  不能让芬巴巴[活下去]!

  吉尔伽美什长得英俊、威武。这在史诗第一部分就有过描写:

  自从吉尔伽美什被创造出来(?)

  大力神[完成]他的神态,

  天神舍马什赐给他[俊美的面容],

  阿达德授予他堂堂威风,

  诸大神使吉尔伽美什丰姿[秀丽],

  [他身高]11步尺,胸宽[9指尺],

  ……

  他2/3是神,[1/3是人],他手执武器的风度无与伦比,

  他的‘鼓’会使他的伙伴们奋起。

  大女神伊什妲尔对其萌生爱意,向吉尔伽美什表露时却遭到拒绝。于是伊什妲尔恼羞成怒,升上天国,要挟父亲天神阿努制“天牛”残杀吉尔伽美什的人民。

  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面对凶狠的天牛,强压怒火,机智勇敢,战而杀之:

  “天牛”第三次喘着鼻息,[扑向]恩奇都,

  恩奇都[躲开了]它的冲击。

  恩奇都跳起,将“天牛”的角抓住,

  “天牛”脸色惊慌,

  用尾巴将[恩奇都]拂去。

  恩奇都开口[说话],

  [对吉尔伽美什]说:

  “我的朋友啊,我们[已经取得胜利]。”

  ……

  [他]将剑[刺进]颈和角中间,

  杀了牛,他们扒出心肝,

  奉献于舍马什之前。

  杀死天牛之后,吉尔伽美什把满腔怒火对准了伊什妲尔,把天牛大腿掷向了伊什妲尔的脸。这个极度侮辱的动作激怒了本觉理亏的天神,她使恩奇都猝死。吉尔伽美什悲痛万分,也感觉到死亡的可怕,决心寻求永生之术,探索生命的奥秘。

  第三部分中,吉尔伽美什开始了寻找长生之术的旅途。当他来到沙索利人把守的“上抵无边”、“下通阴间”的马什山,沙索利人明明白白告诉他此事不会成功。

  然而他说:

  “纵然要有悲伤和痛苦,纵然要有奇寒和酷暑,纵然要有叹息和眼泪,我也要去,来,给我打开入山门户!”

  他取得仙草之后,兴奋异常,并想要把它带给更多的人,以让他们重返少年,青春永葆。但好景不长,就在他洗澡的时候,仙草被蛇叼走了。吉尔伽美什对着江水悲痛大哭。

  虽然他空手而归,但是这种“不到黄河不死心”的进取精神难能可贵。他是人类远祖对生命憧憬和向往的化身,无数年来,人们对死亡都无法逃避。

  第四部分(第十二块泥板),写了吉尔伽美什和好友恩奇都的灵魂对话。他请求恩奇都把大地的法则告诉他。然而恩奇都的回答却十分的悲痛,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谁也控制不了。

  吉尔伽美什史诗反映了远古时代人同大自然的斗争,为后人提供了生动的历史图画。

  史诗对洪水描写道:

  海水平静了,暴风雨住了,洪水退了。

  瞅瞅天,已然安静如故,

  而所有的人却已葬身粘土。

  在高如平房屋脊的地方,有片草原出现,

  刚打开舱盖,光线便照射我的脸。

  我划船而下,坐着哭泣,

  我泪流满面,

  在海的尽头,我认出了岸。

  在史诗中还表现了很强的哲理,像探求长生,这在人世间直至目前尚还是奢望,但是却早已成为千古的生命与哲学的话题。

  《吉尔伽美什》经过亚述帝国和波斯帝国的传播,对东西方文学都产生了巨大影响。希伯莱文学中的大洪水故事,显然是受到了苏美尔文化影响,后又成为基督教传说。

  在苏美尔—巴比伦文学里,尤其是公元前19世纪至前16世纪古巴比伦王国的泥板上的作品,是极其丰富的。

  其中《埃努玛·埃立什》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创世神话,全部刻在七块泥板上,这就是《七块创世泥板》书,约千余行的内容讲述了古巴比伦王国的保护神玛尔都克创造天地万物。在旧约中记载的人类远祖犯罪,上帝7天创世等等都可从中找到原型。

更多世界上下五千年全集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