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民间故事 > 上下五千年 > 正文
第004章 亚述帝国的盛衰
  两河流域的第一段历史,是由苏美尔人开创的,苏美尔人势力所到达的地方,是两河下游的施纳平原,其中心为尼帕。之后,闪族人也在两河下游发展,其中心为巴比伦城。

  第二段历史是由亚述人创造的。

  《民族竞争》一书中描述:

  “亚述本身,比起其四邻来,不过是一个贫穷而不重要的地方。其所跨的土地,在底格里斯河中游的西岸,介于北纬35度与37度之间。其处境自成完整而健全的一区:气候的变化不激烈,土地肥沃,又无河水泛滥的危险。其东部为许多小河所灌溉,这些小河或流入伊朗高原,或流入较低的丘陵地带。河床很低,水流平静;只有春夏之交,雨量增加,山雪也溶入其中的时候,河水才溢出到附近各地。水退后,菜蔬等物相继萌芽,几天之中,一片嫩绿。不过这种好景,历时并不是很长:太阳的热力,很快就把潮湿的肥地晒干;菜蔬之类,因之也常有不能成熟的危险。为免此弊,亚述人就掘有许多小小的运河及储水之处,某些痕迹至今仍可发现,旱季到来之时,灌溉也极方便。所有土地,都是这样灌溉的,非常肥沃。每年所出谷物,如大麦、小麦、粟子、胡麻等类,其丰富可与巴比伦相竞争。至于果树,则有阿月浑子、苹果、石榴、杏梅、葡萄、扁桃以及无花果等类。在这样的自然环境之内,很早就有城市产生。多数的城市,都在底格里斯河左岸;当地的资源,足以维持这些城市中相当密集的人口。故此,所有城市,都是人口繁盛的中心;在亚述人的势力达到全盛之时,尤其如此。至于底格里斯河右岸,仅有若干小城,零星分布着,显然是农民耕种之地。”

  在公元前3000年,来自沙漠湾的游牧闪族亚述人就占领了这块地方。他们操着闪族土语,受到苏美尔人影响。

  起初亚述是一个小王国,东南是巴比伦,西北是赫梯人。公元前1000多年左右,亚述人击退了许多骑猎游牧民族,势力逐渐扩大。但是地中海东岸以实力雄厚的阿勒米人为主,切断了亚述西向发展之路。所以,亚述人在帝国建立之前,并不能到达地中海东岸。

  亚述民族一直酝酿自己的势力,直到公元前8世纪前后才成为西亚全境的主人,历时100余年。

  亚述人武力雄厚,使用铁器,骁勇善战。在石刻图画中可看到他们的战斗野性:

  “他们面孔上的表情,毫无和蔼之像,这与埃及帝国时代之图象截然不同。事实上,亚述人也根本不以和蔼之状为可取:他们不爱同类,不如埃及人之所为;他们心肠硬如铁石,不知怜悯他人,亦复不知怜悯自己;他们毒辣好斗,一如加尔提人,且更受得起严格的训练。他们之出身,无论是出自民间,或出自贵族,天生是士兵坯子。”

  亚述人发动的亚述战争是亚述鼎盛时期进行的侵略战争,约发生在公元前9~7世纪。

  亚述国王亚述那西尔帕二世(公元前884—前859年)曾多次远征北叙利亚和南高加索。在南高加索,遇到了建国于此的乌拉尔图的抵抗。公元前9世纪中叶,几个毗邻国家组成了以大马士革为首的反亚述大同盟。卡尔激战(公元前854年)之后,亚述军撤退。但不久亚述又开始推行对外扩张政策。公元前8世纪中叶,国王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和他的继承者(萨尔贡二世和辛那赫里布)征服了大马士革、南叙利亚和巴勒斯坦,直至加沙城。继他们之后,国王阿萨尔哈东又侵占了南腓尼基和沿海大城市西顿。他在远征到达尼罗河河谷之后,曾一度征服埃及。亚述巴尼帕在位时(公元前669—约前633年),亚述处于极盛时期,成为独霸前亚细亚的大国,始终保持着高水平的军事组织与兵器。

  军队是国家机器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军队的成员包括村社社员、农民、手工业者和小商人,出征时由民军组成。在边境和特别危险地区获有分地的移民在出征期间也须服兵役。

  公元前8世纪,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在位时,对中央和地方的政权机构进行了重要改革,以适应军事的需要,常备军取代了民军。公元前8世纪中叶,由于骑兵成了重要兵种,军队变得机动灵活了,骑兵常常迅猛追击并快速歼灭敌人。步兵由重装和轻装的兵士组成,在军队中起着主要作用,他们身穿铠甲,有盾牌和头盔防护,以弓箭、短剑和长矛为武器。军队中有专门筑路、架桥和设营的部队。筑城技术也得到了发展。亚述人以擅长构筑工事、围城和强攻敌人而著称。他们会使用一种带轮子的攻城器。

  长期的战争促进了亚述人军事学术的发展。他们能巧妙地采用正面攻击和侧面攻击,已会将部队排成一定的队形,并知道奋力抢占狭窄的山隘口、山间通路以及在前亚细亚山区和荒漠地区至为重要的水源。一些编年史常把亚述人屡战屡胜的原因归结于他们能迅速进攻,又能迅速地追歼敌军。亚述人还广泛地进行军事侦察和谍报工作。驻外特使均按时向国王报告别国的详细情况,如备战、军队调动、缔结秘密同盟、接见和派遣使节、密谋和起头、要塞的构筑、叛逃人物、牲畜的总头数及收成情况等。亚述人十分重视保障交通线和通讯联络。他们精心维护道路。遇有战况,则在高台上点燃木柴,用烽火报警。通过荒漠地带的通路均筑有堡垒防护,并备有水井。大居民点都设有特别官员和专门“为国王传送公文”的急使。有些地方至今还保存有当时的路标残片,上面载明各城市间的距离和路程所需时日。亚述是内陆国,由于没有自己的舰队而要利用邻国腓尼基的舰队,因此总想占领腓尼基和叙利亚的重要沿海城市。

  亚述人广泛地吸取了邻国的作战经验。他们从米坦尼人和赫梯人那里学会了使用骑兵和战车;从巴比伦人那里学会了在国境上建立军屯(每个军屯户都得到一块土地,享有各种特权,为此须服兵役)。同样,叙利亚人在军事上所取得的成就也被邻国所采用。例如,波斯人从亚述人那里学会了筑城技术,学会了用攻城器攻城,以及修筑“供车辆和军队通行的道路”的方法。后来,罗马人又从波斯人那里学会了筑路、架桥和开辟营地。

  为了加强专制政权并为其军事侵略政策辩护,亚述也像古代东方其他奴隶制国家一样,广泛地利用宗教观念。亚述神被视为亚述人的最高神。根据当时的宗教信仰,亚述神使所有的部落和民族都听命于亚述的统治。人们常把亚述神描绘为张弓欲射的武士。

  在造型艺术中,特别是在宫壁浮雕中,常常有表现战争场面、会战、围攻和部队调动等情景。有关亚述的军事实力及后代暴君镇压被征服人民反抗的骇人听闻的残暴行为,当时及后代的书籍中都有明确的记载。但是,觊觎世界统治地位的强国亚述,其内部却很虚弱:被征服的领土十分辽阔,在经济上互不联系;被征服的部落和民族为自身的解放不断奋起斗争。乌拉尔图人和依兰人连续不断地反抗亚述的统治,始终不屈不挠地争取获得独立,加之国内阶级斗争日益尖锐,亚述国家终于渐渐走向覆灭。公元前7世纪末(亚述巴尼帕死后不久),米底人和巴比伦人的军队打败亚述人,加速了亚述的灭亡。

更多世界上下五千年全集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