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民间故事 > 上下五千年 > 正文
第294章 进化论的种种说法
  英国科学家达尔文的进化论刚出世的时候,曾遭到基督教的围攻,不论天主教也好,新教也好,都现出一副青面獠牙,手持狼牙棒,必欲置进化论于死地而后已。而一般盲从之徒,也纷纷叫嚷要油炸达尔文。达尔文何以引起这样的“众怒”呢?其原因是他拆穿了上帝造人的骗局和谎言。正如一位作家所说,达尔文的进化论在一夜之间把上帝从奇喔啼变成了啼喔奇。人们不能不对英国造字学家的卓越见解表示敬佩,因为他一针见血地指出,上帝无非是狗的倒立。不错,上帝不仅在名字上与狗是一而二、二而一,它在实际上也是与狗一而二、二而一的,因为两者都是由主子喂养的,从而都是忠实地为其主子服务的。

  不到半个世纪,曾经痛骂达尔文的基督教忽然摇身一变,成了达尔文的拥护者和宣传者,岂非咄咄怪事!曰:不怪,不怪。这正好说明了实用主义的应用。

  达尔文认为,现今世界上所存在的物种,都是几千万年来竞争的结果,不适合生存的逐渐被淘汰,适合生存的被保留了下来。

  基督教理论家既然看到他们的反对不能制止达尔文学说的传播,乃因时制宜,把进化论接了过来,并扩而大之。他们说,进化论不仅是自然界的规律,而且也是人类社会的规律,在人类社会中,适者就生存下去,不适者就被淘汰。

  在这一批传教士中,最卖力的一个就是亨里·比契牧师。他为了宣传“社会达尔文主义”,特地办了一个杂志,名叫《基督教联合报》。他还独创了一门新课程,叫“基督教社会经济学”。他认为:

  人是一个为欲望所驱使的动物,他普遍地受自我利益的指引而进行活动。道德发展的基本原则就是使人的性格适应于其生活条件。能适应的就是善,不能适应的就是恶。

  竞争是上帝指定的原则,它是宇宙的规律,是生物的规律,也是人类社会的规律。自然的法则就是要求消灭不适合于生存的人,以便腾出地方给那些较适于生存的人,而整个社会的进化就是靠这一条原则进行的。

  社会科学应当是一门从反面起作用的科学,它不应当制造任何设想来规划社会的自然演变,而应当设法证明任何这种企图都是白费力气。它应当证明,最好的有系统的知识就是教导人们心甘情愿地受制于自我发展的推动力。最大的善莫过于让社会自然发展而不要去稍加干涉。任何一种正确的社会科学理论都应当承认生物学的真理,而不应当用任何人为的努力去保障那些毫无能力自力更生的人,因为这是破坏适者生存的原则的。

  他说,他所创立的这条原则本身是客观存在的,人没法躲过它,它没有替代它的东西。这一法则对某些人来说严肃了点,但对整个社会来讲还是好的,因为它保证使社会的各个领域内出现最适合的人。

  有一次,一位记者向比契尼列举纽约坦慕尼大厦的罪恶活动及纽约贫民窟的悲惨镜头,并问“牧师有何评论?”

  比契尼回答道:“你和我都不能做什么,这一切都是一个进化问题,我们只能等待进化。也许在4000年或10000年后,人们会摆脱目前这种不愉快局面。”

  1877年,当全国铁路工人大罢工的时候,比契尼牧师乃赤膊上阵,在纽约布鲁克林区的普利毛斯教堂发表气势汹汹的演说:“不错,每天一块钱的工资不足以养活老婆和孩子,如果他既不吸烟又不喝酒的话。一块钱难道不够买一天的面包吗?水有的是,不用花什么钱。不错,人不能光靠面包活下去。但一个人如果不能靠面包和水活下去,那就不适于生存规律了。一家人可以在早餐用好面包和水,在午餐用水和面包,在晚餐用好水和面包。

  “经济萧条是自然的经济法则,有能耐的人就能顶过去,不能顶过去的人还不如让他们消亡为好。”

  他认为广大工人的苦是上帝决定的,上帝决定穷人应承受由于他本人低能而带来的不幸。

  他说:“如果警察的棍子打在骚扰分子的脑袋上可以使他们清醒,那就谢天谢地,阿弥陀佛。万一棍子不足以立刻收到效果,那只有靠子弹和刺刀了。拿破仑教导我们,对待乱民的最好办法就是消灭他们,他的话对得很。”

  从此,工人们都把他们食用的饭叫“亨里·比契式简餐”。

  同时,有一个名叫威廉·苏奈尔的名闻欧美的大学教授与比契尼唱的是同一个调子。

  他说:“我们应当明白,我们只有在下列二途中选择其一,别无他法:或者是自由、不平等、适者生存;或者是不自由、不平等、不适者生存。前者会推进社会发展而造福于其最优秀的人员;后者会促使社会后退而适便于其最劣等的人员。”

  当有个学生问他,政府是否应当给劳工以帮助时,他很干脆地答不,并比喻说,猪必须自己去找白薯,找不到就是该死。学生说猪也应有吃白薯的权利,苏奈尔则答,世界上没有权利二字,世界并没有欠谁的活命债。我只相信一种制度:竞争制度——这一惟一健全的经济制度。

  他还写了一卷又一卷的社会进化论,为资本进行辩解。

  他写道:“资本是刻苦的产物,如果资本之获得并不给所有者较优越的条件,那就不会有人愿意自找苦吃去积累资本。”

  有人问他,遗产不是不劳而获的吗?得遗产的人吃过什么苦呢?

  他回答道:“财富是努力的奖赏,它给有创造力的人一种保证,使他可以把自己靠努力所得的东西传之于后代。达尔文学说的一个重要关键就是生物会把自己适于生存的特性遗传下去。就社会而言,取得财富的人就要把自己的经济才能传之后代,而在社会的生存竞争中,经济才能的代表就是金钱。因此,政府不应该多管闲事,它的主要任务应当只有两项:保护男人的财产和保护女人的名誉。”

  与社会进化论同样时兴的还有实用主义。它被宣布为美国的“国家哲学”。这种理论的祖师爷是威廉·詹姆士,其第一代的徒弟叫约翰·杜威,第二代在中国的徒孙就是洋奴胡适。那胡适本来不叫胡适,他为了决心做洋奴,发誓忠于实用主义,所以改名为适,取“适者生存”之意。

  威廉·詹姆士,生于1842年,是美国哈佛大学教授。他本来是学医的,后来又学心理学,心理学是讲究实验的,他把实验法搬进了他自己所发明的实用主义,所以实用主义有时也可以叫实验主义。

  詹姆士下了一个实用主义的经典标准,他说:凡是行得通的东西就是真理。

  有一次,杜威举行记者招待会,就关于真理的某些问题进行下面这样的阐述:

  问:按照你们对真理的了解,那强权就是真理了,对吗?

  答:不对。我们所谈的真理是一种理论范畴内的东西,不是伦理范畴内的东西。我们的真理标准是效验,凡主观设想与客观实验相一致的就叫真理。强权本身是不是真理是无从谈起的,这要看使用强权的那个人或集体的主观愿望而定,如果实现了愿望,那就是真理,否则就不是真理。

  问:照这样说,真理是没有绝对标准的了。

  答:不对,真理有绝对标准,那就是它行得通行不通,或者叫做主观与客观是否一致。

  问:这样说来,穷人总是没有真理的了。

  答:不对。在发财问题上这是对的,因为穷人发了财就不再是穷人了。但如果穷人的目的不在发财,而在革命,而且革成了,那也是掌握了真理。

  问:那么,小偷想偷东西,偷成了,也叫作掌握真理。

  答:可以这样说,但这里有一个情况要补充说明一下,真理的验证需要时间,这个时间短的可以是无穷小,大的可以是无穷大。

  问:但有一点似乎可以肯定,在你们看来,胜利者就是真理。

  答:是这样。但仍然要注意验证问题。二千年前,人们把元素看作是物质的最低形式,在当时这是真理,但过了一千年发现分子,原来的真理成了谬误。一个时期分子论成了真理,到发现原子时,分子论又成了谬误。这还算是好的,在另外一些问题上,情况更复杂,譬如说,宇宙间除地球以外有没有其他有人类的星球呢?我们假定是有的,但它只能是假定,而不是真理,因为你还没有验证,而且我们也不知何年何日才能验证。所以说,验证是一个关键。

  实用主义看起来很公平,但在资本主义世界内,谁能实现其主观愿望呢?当然只有拥有资本的那些人。而实用主义大师们就不敢深入谈论这一点。

  达尔文的进化论就这样被资本家歪曲着,企图维护他们的统治。然而历史是向前发展的,不合理的社会制度终将被推翻。

更多世界上下五千年全集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