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民间故事 > 上下五千年 > 正文
第347章 六月起义
  1848年2月,法国七月王朝被推翻了。刚刚登上历史舞台的无产阶级,在革命中是真正主力,他们已武装起来。在巴黎和法国其他城市出现了许多革命的、无产阶级的俱乐部,其中最著名的是布朗基领导的“中央共和社”。二月革命时期,资产阶级一反常态对工人阿谀谄媚,企图独占政权,最后二月革命的胜利果实被资产阶级所窃取。资产阶级成立了临时政府。表面上,临时政府是参加革命各阶级的联合,实际上则垄断了政府的一切要职,便在这时产生了法国历史上的第二共和国,但同时,它也打上了工人阶级的烙印。

  工人阶级原想争得一个不仅能给人民政治自由,而且能摆脱资产阶级统治的共和国。但是临时政府已被资产阶级控制,这也就决定了共和国的性质。法国的资产阶级企图抹去工人阶级打上的“社会共和国”的烙印,暗中开始准备另一场战斗,阴谋用武力来取消工人阶级的要求。临时政府整顿和扩充了反革命的武装,建立了24营反革命别动队,他们想方设法,把路易·波拿巴和阿尔伯工人阶级的代表排挤出政府。

  2月底,临时政府开办国家工场,收容大批失业工人,工场采用半军事化的组织形式,从事植树、挖土一类非生产性劳动,每个工作日发给两个法郎,劳动组织故意搞得很坏。它这样无非是要控制大量的失业工人,防止工人的革命行为,并极力破坏社会主义的声誉。资产阶级用挑拨离间的方法,使无产阶级得不到农民的支持而陷于孤立。资产阶级在造成这些有利的条件后,就决心对工人下手,迫使工人应战。4月,资产阶级在卢昂城残酷地镇压了工人起义。5月4日,临时政府解散了由工人组成的新政府——执行委员会,并把许多优秀的无产阶级领袖投入监狱。6月22日,执行委员会宣布解散国家工场,把113000名工人抛到街头。形势的发展已使工人们没有选择的余地:若不甘心饿死,就要展开斗争。他们在6月22日进行了大规模的起义。

  但是由于它是自发性的,没有革命政党的领导和明确的纲领,因此一开始就面临着失败的危险。但是在起义中它提出了自己的口号和要求,其中“民主的和社会的共和国”成了起义的总口号,把巴黎无产阶级团结起来。在6月的决战中,尽管力量悬殊,但是工人阶级却表现了空前的英勇、坚决、沉着和机智,他们以大无畏的精神,抗击六倍于自己的敌人。

  6月22日晚,一夜之间起义的工人在巴黎东城和东郊构起600座街垒,他们看清了路易·波拿巴要他们“立即放下武器”向资产阶级屈服的丑恶嘴脸,坚定地拿起武器,直到26日黄昏政府军才攻占起义者最后的根据地圣安东区。接着而来的是疯狂的白色恐怖。有11000多工人被屠杀,25000的工人被监禁、流放和服各种苦役。在1848年,资产阶级第一次表明了,当无产阶级敢于作为独立的阶级为自己利益和要求反抗它的时候,它会以何等疯狂的残暴手段向无产阶级报复。

  六月起义的血腥教训,使工人们认清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利益是根本对立的,工人阶级想要迫使二月革命后的共和国予以满足的那些要求,只能通过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来达到。六月起义揭示了路易·勃朗及其他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代表人物在理论上和策略上的错误和危害,“最终证明了只有无产阶级具有社会主义本性。”六月起义后,出现了一个新的革命战斗口号:推翻资产阶级,建立工人阶级专政!

  六月起义先后一共5天,但是这是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中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第一次伟大战斗”,“这是为保存或消灭资产阶级制度而进行的战斗”,因而在历史上具有重大的意义。

更多世界上下五千年全集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