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名人故事 > 名人和书 > 正文
书渴

    和书充缘份就像谈恋爱,越是遭到砍伐杀戮,越是生长得疯狂、热烈。 

    有一本好书在家静静等着,手边的琐事都会变成音乐。犹如甜蜜的幽会守在你将要经过的街角,你心中贮存了那么多情感准备与他同行。 

    书中主人公的命运和你息息相关,当悲剧像乌云一样不可避免,你想扔下书逃走。但你不能,正如你不能逃脱你自己的命运。 

    《读书乐》的编者让我回忆自己和书之间的甜酸苦辣,犹如要一个结婚多年的妻子回答她的恋爱史,她不知所措,不知从何说起。只记得有几件小事: 

    小学三年级,由于家庭的分离,我暂时转学到奶奶家。出身书香门第的奶奶却本着“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封建观念,对我的嗜书如命给予干涉。有天放学回来,我刚借的《古丽雅的道路》从我的抽屉不见了。我当时是疯了,说了很多蠢话。直至我那享有长孙特权的哥哥为我说话,奶奶才从针线筐下掏出我的书。在以后漫长的岁月,关于这本书,我和奶奶之间始终没有取得谅解。 

    “文化大革命”时,普遍闹书荒,但民间却有许多名著流传。我只要看到纸边卷起的旧书,心里就像被吸空了。我读《茶花女》是向好朋友挪的 10 小时。从晚上 8 时我便拼命看,夜间 1 时看完,让我妹妹起来看,翌晨 5 时,妹妹回到床上睡觉。我一边翻看第二遍,一边走到轮渡过海去还书。还记得那晚停电,点两盏油灯。仿佛听见窗下有人哭泣,几次撩开窗帘,望着发白的小路,我自己泪流满面。 

    下乡期间,一本好书在手,便可辗转换来不少意外的书。有一本书就是过节日,割稻想着它,连从田坎上摔一大跤爬起来想的也是它。最愉?斓南硎鼙闶窍赐暝瑁筛删痪磺迩逅⌒牡匕咽榇盗舜担诘葡乱黄吹桨胍刮奕舜蛉拧:牵切┤兆樱?nbsp;

    至今,如果我同时借到五本有价值的书,我便要一气读完,百事不管。家人见我屡教不改,只好妥协。连四岁的小儿子也学会了我看书的姿势:蜷在沙发里,食指抚着眉骨——眼睛酸痛呀!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