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儿童故事网」
  2. 古籍鉴赏
  3. 姚思廉「梁书卷三十一列传」译文

姚思廉「梁书卷三十一列传」译文

袁昂字千里,是陈郡阳夏人。祖父袁洵,是宋朝征虏将军、吴郡太守。父亲袁颢,是冠军将军、雍州刺史,泰始初年,起兵拥立晋安王子勋,事败被杀。袁昂时年五岁,乳母携抱藏到庐山,碰到赦罪才得出山,迁往晋安,到元徽年间听许回乡,时年十五岁。当初,袁频起兵

译文

  袁昂字千里,是陈郡阳夏人。祖父袁洵,是宋朝征虏将军、吴郡太守。父亲袁颢,是冠军将军、雍州刺史,泰始初年,起兵拥立晋安王子勋,事败被杀。袁昂时年五岁,乳母携抱藏到庐山,碰到赦罪才得出山,迁往晋安,到元徽年间听许回乡,时年十五岁。当初,袁频起兵败,首级传到京师,藏在武库,现在才被送回。袁昂号哭呕血,死去活来,从兄袁彖曾抚养教育他,袁昂换上丧服,在墓地建屋居住。后来与袁彖同去拜见堂叔司徒袁粲,袁粲对袁彖说:“他幼孤而能表现这样,故知爵位名号自有所在。”

  齐朝初年,起初作冠军安成王行参军,迁任征虏主簿,太子舍人,王俭镇军府功曹史。王俭当时任京尹,曾经在后堂单独引见袁昂,指着北堂对袁昂说:“卿一定会居住此地。”累迁任秘书丞,黄门侍郎。袁昂本名叫千里,齐朝永明年间,武帝对他说:“昂昂千里之驹,你的名字包含此意,今改卿名为袁昂,就用千里为字。”出任安南鄱阳王长史、寻阳公相。还任太孙中庶子、卫军武陵王长史。

  母亲去世,居丧尽依礼节。未除服而堂兄袁彖去世。袁昂幼时父亲去世,被姜彖抚养,于是他为制期服。人有怪而问他,袁昂致信晓谕他说:“我听说礼节的大小是由亲疏而定,服丧是为了表达哀思,故小功他邦,加制一等,同居同食的亲人有服鳃麻的,典籍中明文记载。我过去不被天护佑,幼年失去父亲的庇荫,没有能敬奉父亲,没有接受父亲的教诲,年纪幼小,未能成就显赫功名。堂兄扶持训教,告诉我做人做事的正道,藉他的谈论和评价,虚沾他的声誉,得以到达人群之中,确实也是有缘由的。并给我扩建房屋,住在华丽宽大明亮的房屋中,钱财共有,听任我索取所需,从那时以来三十多年了,对我怜爱之极,无异己出。姊妹孤侄,成全一代,对他真诚思念之深,在他临终时更加牢固,此恩此爱,终身不追悔。既然情感如同己生,而服丧舆诸从辈相同,倾吐心意面对眼前的事情,实在不能忍安。昔日马棱与弟马毅同居,马毅去世,马棱为他服心丧三年。仲由也到期不除丧,也是缘情而致制,虽然我的见识不及古人,但对他们诚心感念仰慕。常愿从兄去世后,为他服期服。没想到门第衰败,祸集一旦,居母丧的悲痛尚未平息,又遭遇今日的残酷,随即悲哀而昏厥,越来越厉害。今以剩余的生命,想完成平素的志愿,寄托那不尽思慕的痛苦,稍伸无止境的情意。虽礼没有明据,但事有先例,沉迷而至,必欲行之。君问礼的根据,谨以此禀告。面临信纸书写号哭哽噎,语无伦次。”

  服丧期满,除授右军邵陵王长史,随即迁任御史中丞。当时尚书令王晏弟王翔任广州刺史,多方接受贿赂,袁昂依事向皇帝检举他,不惧怕权贵豪门,当时人称赞他正直。出任豫章内史,遇亲生母亲去世离职,送丧回家乡,长江风浪暴骇,袁昂便用衣服把自己捆绑在棺柩上,誓同棺柩沉没。及风止,其他船皆没江中,衹有袁昂所乘的船获得安全,都说是他精诚所致。安葬毕,出任建武将军、吴兴太守。

  永元末年,义师至京师,州牧郡守皆望风顺服投降,袁昂独据守境地抗拒不受命。高祖亲笔写信晓谕他说:“祸福没有定敷,都是人所自取,国家的兴亡是有定数的,天要抛弃他,谁人能匡复?机会不再来,圃谋应早。近来藉听众人传闻,你想像狼一样霸占一角,既然未悉知你的雅怀,姑且申明一向的主张。独夫狂妄猖獗,往昔都没听到像他这样,穷凶极虐,随着岁月他更厉害。天不减齐,圣明开启世运,万民有了依赖,百姓于困苦中获得复活。吾担任前驱,扫除京邑,拨乱反正,讨伐罪人拯救百姓,从遣以来,前面没有横阻的阵地。今日皇威四临,长围已合拢,远近已会集,入神同奋斗。精兵万计,骑兵千群,以此攻战,何往不胜。何况建业已成孤城,人人都想离开险阻地,向军门投降的人,曰夕相继,因畏诛杀而溃逃的日期,不会太远。又火星出现在端门,太白星出现氐室,上表现在天文,下符合人事,不谋而相合,是在这个时刻。而且范岫、申胄,很久前就表示真诚顺服,各率有关官吏,仍然分兵牵制敌人;沈法玛、孙肿、朱端,已先肃清吴、会,而足下想以区区之郡,抵御堂堂之师,树根已倾,枝叶安附?小儿牧童,都说不对,求之明鉴,实在是没有通达。今竭力侍奉昏主,算不得忠,家门被屠灭,不是所说的孝,忠孝俱尽,将想依赖什么?还不如迅速转变改换图谋,自招多福,进则远害全身,退则长守禄位。去就事宜,希望你详择。如果执迷以往的错误,怙恶不悛,大军一临,诛灭三族。衹留下后悔,怎样再谈弥补。想表达对你的关怀,所以现在告白于你。”袁昂回信说:“都史至,承蒙教诲。你藉听众人的议论,说我有勤王的举动,并蒙受责备,独自没有顺服投降,现我回覆您严厉的教训,心情如临万仞。三吴在内地,不是用兵的地方,更何况以偏僻的一郡,怎能作战?近日奉敕,以此境多防备,被使者安慰。自从承军队行动,没有不到军门请罪的,惟仆一人敢后至,正是因为内官素质凡庸,文武无教,直是束国贱男子。虽想献心,但这不会增加大师的勇猛;保持愚默,哪能阻拒众军的威力。幸亏凭藉将军度量大,可得使我从容用礼。我认为人受一餐微薄施舍,都可以死去报答,何况拿人俸禄,而顿然一日忘却?不仅众议认为不可以,恐怕明公也鄙视这做法,所以我踌躇,没有时间顾及进献璧玉。遂以轻微,下达重命,使我心裹震动,不知所措,诚然推服您的见识,还是惧怕威临。”建康城被平定,昂自缚其身到宫阙,高祖宽免他不追问了。

  天监二年,任为后军临川王参军事。袁昂敬奉回覆书函答谢说:“恩惠降落在我绝望的时辰,褒奖会集在我寒心的日子,衹有焰灰不能晓谕,枯草不能比拟,我提裳登阶一步一并,颠沛不胜。臣遍览三坟,详察六典,考校赏罚的条文,调检生死的法律,都是在明君的朝代严惩五罪,在圣人的时代严厉法律。所以涂山始会盟,导致防风被杀;酆邑刚建,就有崇侯被讨伐。没有对斩杀的人缓刑,对犯有耐罪之族宽刑,像臣这样出万死入一生的。您推恩及罪人,在臣实大,披心沥血,冒味乞求陈述。臣是东国贱人,学行无可取,既然不同于鸣雁和直木,所以没有出仕作官,徒然凭藉辅翼,变务农为作官。往年不称职而列其位,在东隅守着俸禄,人们仰望奉行,风驱电掩。那时拿着国家重要器物的人日至,执玉帛来的人相互望见。独在愚臣,迷昏大义,殉身于鸿毛的轻飘,忘掉了同德的重要。但三吴地势险要而贫薄,五湖交通,多次发生田儋杀令为王的变故,经常惧怕有殷通被杀的祸乱,空慕君鱼保卫境地的事情,也就失去了师涓抱器投水的忠诚。后投降者被杀,臣甘心被杀。公开刑罚向众人示明,谁说不应这样。幸运约法的弘大,承蒙仁德赦罪,犹当降一级鬼薪舆白粲刑,于是便立即从钳赭刑中释放出来。敛骨吹魂,还编平民之中,清涤过失,荡洗污秽,入楚国游陈国,皇恩既洗,云油遽沐。古人有言:‘死不困难,是相处到死才困难。,臣所蒙受的恩惠,往昔都没有记载;臣所死的地方,未知何地。”

  高祖回答说:“朕送射钩,卿不要自枧为外人。”不久除授给事黄门侍郎。这年迁任侍中。第二年,出任寻阳太守,行江州事。六年,征入任吏部尚书,多次上表辞让,移任左民尚书,兼右仆射。七年,除授国子祭酒,兼仆射照旧,领豫州大中正。八年,出任仁威将军、吴郡太守。十一年,入任五兵尚书,再兼右仆射,未拜授,有诏改为实授。接着以本官领起部尚书,加任侍中。十四年,马仙碑在朐山打败魏军,诏袁昂暂时代理持节,前往劳军。十五年,迁任左仆射,接着任尚书令、宣惠将军。普通三年,任中书监、丹阳尹。逭年进升号为中卫将军,再任尚书令,即本号开府仪同三司,给鼓吹,未拜授,又领国子祭酒。大通元年,加任中书监,给护卫三十人。不久上表解除祭酒,进升号中抚军大将军,迁任司空、侍中、尚书令,亲信、鼓吹都照旧。五年,加特进、左光禄大夫,增亲信为八十人。左回六年,去世,时年八十岁。韶令说:“侍中、特进、左光禄大夫、司空袁昂,忽然去世,心裹忧伤。公气概稳重朴素,志诚操正,端肃朝政,协和治理,好的谋略记载编辑。追述荣誉表彰品德,是国家的令典。可追赠本官,一部鼓吹,给束园秘器,朝服一具,衣一袭,钱二十万,绢布一百匹,蜡二百斤,即日安葬。”

  当初,袁昂在临终遣疏中说,不要接受追赠官职和谧号,告诫诸子不得言上行状和立志铭。凡是有所需,都应裁减节省。又说:“我脱去布衣做官,不期望富贵,但官序不愧同辈,衣食粗知荣辱,以此盖棺,无惭乡里。往日任吴兴太守,属于在昏明之中,既对先觉不了解,又对圣朝不认识,不知天命,甘心让明正典刑,陈尸示众,幸遇殊恩,终于保全了门户。自念有罪家门,升登高位的希望已绝,保存住生命,认为已是很幸运的;不料不当得而得到恩宠荣耀,一至于此。常想竭诚酬报,申明我的心意,所以朝廷每有兴师北伐的事情,我就上奏书要求同行,誓言来自赤诚的心,实非矫情之言。既然我庸下懦弱没有办法,都不被允许,虽想竭尽性命,那个意见没有听从。今日暝目,抱恨九泉,假如我的灵魂有知,期望能报恩。圣朝遵古,知吾名声品格,或有追念前贤的恩典,虽是治国的恒典。在我不应致此,或有赠官,慎勿奉受。”诸子多次上表陈奏,诏不许。册赠谧号穆正公。

  子君正,有很好的风度仪表,善于居处,以贵公子得到当世的名誉。不久,兼吏部郎,.因母亲去世离职。服丧期满,任邵陵王友、北中郎长史、塞厘太守。不久征召还都,郡民征士涂玉茧等三百人至宫阙乞留任一年,韶不许,仍授豫章内史,不久转任吴郡太守。侯景叛乱,率数百人随邵陵王赴援,京城失陷后,还郡。

  君正当官做事有名声,然而蓄聚财产,服用奢侈华丽。贼派于子悦进攻他,新城戍主戴僧易劝令拒守,吴郡陆映公等人惧贼如果取胜,掠走他们的资产,便说:“贼军甚锐,其锋不可拒挡;今若拒抗他,恐怕民心不服从。”君正性怯懦,便送米及牛酒,出郊迎接子悦,子悦来之后,掠夺他的财物子女,因此感疾而死。

  史臣曰:天尊地卑,以此决定了君臣的位置;松竹同等本质,不改变坚贞不屈的节操。袁千里命属崩离,身遇遭灾受难的末世,虽然统治者丧失道德,但臣志不动摇;当他向高祖上书直言时,也无亏忠节,遣也是存留了伯夷、叔齐的风尚。终于成为梁室的台鼎,何其美呀!

梁书简介

  《梁书》包含本纪六卷、列传五十卷,无表、无志。它主要记述了南朝萧齐末年的政治和萧梁皇朝(502—557年)五十余年的史事。其中有二十六卷的后论署为“陈吏部尚书姚察曰”,说明这些卷是出于姚察之手,这几乎占了《梁书》的半数。姚思廉撰《梁书》,除了继承他父亲的遗稿以外,还参考、吸取了梁、陈、隋历朝史家编撰梁史的成果。该书特点之一为引用文以外的部份不以当时流行的骈体文,而以散文书写。

梁书·卷三十一列传原文

  袁 昂子君正

  袁昂,字千里,陈郡阳夏人。祖询,宋征虏将军、吴郡太守,父抃,冠军将军、 雍州刺史,泰始初,举兵奉晋安王子勋,事败诛死。昂时年五岁,乳媪携抱匿于庐 山,会赦得出,犹徙晋安。至元徽中听还,时年十五。初,抃败,传首京师,藏于 武库,至是始还之。昂号恸呕血,绝而复苏,从兄彖尝抚视抑譬,昂更制服,庐于 墓次。后与彖同见从叔司徒粲,粲谓彖曰:“其幼孤而能至此,故知名器自有所在。”

  齐初,起家冠军安成王行参军,迁征虏主簿,太子舍人,王俭镇军府功曹史。 俭时为京尹,经于后堂独引见昂,指北堂谓昂曰:“卿必居此。”累迁秘书丞,黄 门侍郎。昂本名千里,齐永明中,武帝谓之曰:“昂昂千里之驹,在卿有之,今改 卿名为昂。即千里为字。”出为安南鄱阳王长史、寻阳公相。还为太孙中庶子、卫 军武陵王长史。

  丁内忧,哀毁过礼。服未除而从兄彖卒。昂幼孤,为彖所养,乃制期服。人有 怪而问之者,昂致书以喻之曰:“窃闻礼由恩断,服以情申。故小功他邦,加制一 等,同爨有缌,明之典籍。孤子夙以不天,幼倾乾廕,资敬未奉,过庭莫承。藐藐 冲人,未达硃紫。从兄提养训教,示以义方,每假其谈价,虚其声誉,得及人次, 实亦有由。兼开拓房宇,处以华旷,同财共有,恣其取足。尔来三十余年,怜爱之 至,无异于己。姊妹孤侄,成就一时,笃念之深,在终弥固,此恩此爱,毕壤不追。 既情若同生,而服为诸从,言心即事,实未忍安。昔马棱与弟毅同居,毅亡,棱为 心服三年。由也之不除丧,亦缘情而致制,虽识不及古,诚怀感慕。常愿千秋之后, 从服期齐;不图门衰,祸集一旦,草土残息,复罹今酷,寻惟恸绝,弥剧弥深。今 以余喘,欲遂素志,庶寄其罔慕之痛,少申无已之情。虽礼无明据,乃事有先例, 率迷而至,必欲行之。君问礼所归,谨以谘白。临纸号哽,言不识次。”

  服阕,除右军邵陵王长史,俄迁御史中丞。时尚书令王晏弟诩为广州,多纳赇 货,昂依事劾奏,不惮权豪,当时号为正直。出为豫章内史,丁所生母忧去职。以 丧还,江路风浪暴骇,昂乃缚衣著柩,誓同沉溺。及风止,余船皆没,唯昂所乘船 获全,咸谓精诚所致。葬讫,起为建武将军、吴兴太守。

  永元末,义师至京师,州牧郡守皆望风降款,昂独拒境不受命。高祖手书喻曰: “夫祸福无门,兴亡有数,天之所弃,人孰能匡?机来不再,图之宜早。顷藉听道 路,承欲狼顾一隅,既未悉雅怀,聊申往意。独夫狂悖,振古未闻,穷凶极虐,岁 月滋甚。天未绝齐,圣明启运,兆民有赖,百姓来苏。吾荷任前驱,扫除京邑,方 拨乱反正,伐罪吊民,至止以来,前无横阵。今皇威四临,长围已合,遐迩毕集, 人神同奋。锐卒万计,铁马千群,以此攻战,何往不克。况建业孤城,人怀离阻, 面缚军门,日夕相继,屠溃之期,势不云远。兼荧惑出端门,太白入氐室,天文表 于上,人事符于下,不谋同契,实在兹辰。且范岫、申胄,久荐诚款,各率所由, 仍为掎角,沈法瑀、孙肸、硃端,已先肃清吴会,而足下欲以区区之郡,御堂堂之 师,根本既倾,枝叶安附?童儿牧竖,咸谓其非,求之明鉴,实所未达。今竭力昏 主,未足为忠,家门屠灭,非所谓孝,忠孝俱尽,将欲何依?岂若翻然改图,自招 多福,进则远害全身,退则长守禄位。去就之宜,幸加详择。若执迷遂往,同恶不 悛,大军一临,诛及三族。虽贻后悔,宁复云补?欲布所怀,故致今白。”昂答曰: “都史至,辱诲。承藉以众论,谓仆有勤王之举,兼蒙诮责,独无送款,循复严旨, 若临万仞。三吴内地,非用兵之所,况以偏隅一郡,何能为役?近奉敕,以此境多 虞,见使安慰。自承麾旆届止,莫不膝袒军门,惟仆一人敢后至者,政以内揆庸素, 文武无施,直是东国贱男子耳。虽欲献心,不增大师之勇;置其愚默,宁沮众军之 威。幸藉将军含弘之大,可得从容以礼。窃以一飡微施,尚复投殒,况食人之禄, 而顿忘一旦。非惟物议不可,亦恐明公鄙之,所以踌躇,未遑荐璧。遂以轻微,爰 降重命,震灼于心,忘其所厝,诚推理鉴,犹惧威临。”建康城平,昂束身诣阙, 高祖宥之不问也。

  天监二年,以为后军临川王参军事。昂奉启谢曰:“恩降绝望之辰,庆集寒心 之日,焰灰非喻,荑枯未拟,抠衣聚足,颠狈不胜。臣遍历三坟,备详六典,巡校 赏罚之科,调检生死之律,莫不严五辟于明君之朝,峻三章于圣人之世。是以涂山 始会,致防风之诛;酆邑方构,有崇侯之伐。未有缓宪于斫戮之人,赊刑于耐罪之 族,出万死入一生如臣者也。推恩及罪,在臣实大,披心沥血,敢乞言之。臣东国 贱人,学行何取,既殊鸣雁直木,故无结绶弹冠,徒藉羽仪,易农就仕。往年滥职, 守秩东隅,仰属龚行,风驱电掩。当其时也,负鼎图者日至,执玉帛者相望。独在 愚臣,顿昏大义,殉鸿毛之轻,忘同德之重。但三吴险薄,五湖交通,屡起田儋之 变,每惧殷通之祸,空慕君鱼保境,遂失师涓抱器。后至者斩,臣甘斯戮。明刑徇 众,谁曰不然。幸约法之弘,承解网之宥,犹当降等薪粲,遂乃顿释钳赭。敛骨吹 魂,还编黔庶,濯疵荡秽,入楚游陈,天波既洗,云油遽沐。古人有言:‘非死之 难,处死之难。’臣之所荷,旷古不书;臣之死所,未知何地。”

  高祖答曰:“朕遗射钩,卿无自外。”俄除给事黄门侍郎。其年迁侍中。明年, 出为寻阳太守,行江州事。六年,征为吏部尚书,累表陈让,徙为左民尚书,兼右 仆射。七年,除国子祭酒,兼仆射如故,领豫州大中正。八年,出为仁威将军、吴 郡太守。十一年,入为五兵尚书,复兼右仆射,未拜,有诏即真封。寻以本官领起 部尚书,加侍中。十四年,马仙琕破魏军于朐山,诏权假昂节,往劳军。十五年, 迁左仆射,寻为尚书令、宣惠将军。普通三年,为中书监、丹阳尹。其年进号中卫 将军,复为尚书令,即本号开府仪同三司,给鼓吹,未拜,又领国子祭酒。大通元 年,加中书监,给亲信三十人。寻表解祭酒,进号中抚军大将军,迁司空、侍中、 尚书令,亲信、鼓吹并如故。五年,加特进、左光禄大夫,增亲信为八十人。大同 六年,薨,时年八十。诏曰:“侍中、特进、左光禄大夫、司空昂,奄至薨逝,恻 怛于怀。公器珝凝素,志诚贞方,端朝燮理,嘉猷载缉。追荣表德,实惟令典。可 赠本官,鼓吹一部,给东园秘器,朝服一具,衣一袭,钱二十万,绢布一百匹,蜡 二百斤,即日举哀。”

  初,昂临终遗疏,不受赠谥。敕诸子不得言上行状及立志铭,凡有所须,悉皆 停省。复曰:“吾释褐从仕,不期富贵,但官序不失等伦,衣食粗知荣辱,以此阖 棺,无惭乡里。往忝吴兴,属在昏明之际,既暗于前觉,无识于圣朝,不知天命, 甘贻显戮,幸遇殊恩,遂得全门户。自念负罪私门,阶荣望绝,保存性命,以为幸 甚;不谓叨窃宠灵,一至于此。常欲竭诚酬报,申吾乃心,所以朝廷每兴师北伐, 吾辄启求行,誓之丹款,实非矫言。既庸懦无施,皆不蒙许,虽欲罄命,其议莫从。 今日瞑目,毕恨泉壤,若魂而有知,方期结草。圣朝遵古,知吾名品,或有追远之 恩,虽是经国恒典,在吾无应致此,脱有赠官,慎勿祗奉。”诸子累表陈奏,诏不 许。册谥曰穆正公。

  子君正,美风仪,善自居处,以贵公子得当世名誉。顷之,兼吏部郎,以母忧 去职。服阕,为邵陵王友、北中郎长史、东阳太守。寻征还都,郡民征士徐天祐等 三百人诣阙乞留一年,诏不许,仍除豫章内史,寻转吴郡太守。侯景乱,率数百人 随邵陵王赴援,及京城陷,还郡。

  君正当官莅事有名称,而蓄聚财产,服玩靡丽。贼遣于子悦攻之,新城戍主戴 僧易劝令拒守;吴陆映公等惧贼脱胜,略其资产,乃曰:“贼军甚锐,其锋不可当; 今若拒之,恐民心不从也。”君正性怯懦,乃送米及牛酒,郊迎子悦。子悦既至, 掠夺其财物子女,因是感疾卒。

  史臣曰:夫天尊地卑,以定君臣之位;松筠等质,无革岁寒之心。袁千里命属 崩离,身逢厄季,虽独夫丧德,臣志不移;及抗疏高祖,无亏忠节,斯亦存夷、叔 之风矣。终为梁室台鼎,何其美焉。

展开全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ushiwan.com/guji/48aebbee6740282a5ca49d9c.html